首页 > 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娱乐,正在成为两个物种正文

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娱乐,正在成为两个物种

2020-05-22 相关聚合阅读:腾讯 音乐 网易 物种 两个 正在 娱乐

原标题: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娱乐,正在成为两个物种

作者| 范志辉

摘要:在线音乐差异化发展趋势越来越明显。某种程度上,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娱乐,其实已经是两个物种。

5月20日,网易公司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网易公司第一季度净收入为170.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8.3%;创新与其他业务板块一季度营收30.0亿元,同比增加28%,其中网易云音乐拉动作用明显。网易CFO杨昭烜在电话会中透露,网易云音乐在第一季度实现了同比三位数的营收增长,付费会员人数和会员收入持续增长,直播收入也在快速增长。

对比上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集团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音乐付费数据同样亮眼,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4270万,同比增长50.4%,付费渗透率达到6.5%。

从这些向好的数据里,我们看到随着付费意识的养成,国内在线音乐产业正进入大步向前的新阶段。而作为在线音乐两强,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今年以来的新动作也继续突破着既有的流媒体业务,在战略方向上形成了明显的分野,差异化发展态势明显。

从“听”到“唱”和“看”,网易云音乐以社区深拓音乐场景

2020年,网易云音乐在版权采购方面动作频频,迎来丰收之年。近三个月,网易云音乐接连拿下吉卜力工作室、滚石唱片、华纳版权(WCM)、少城时代等四家重磅版权。此外,网易云音乐也已将《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嗨唱转起来》、《声临其境》第三季等国内多部热门综艺的音乐作品版权收入囊中。

在夯实音乐版权的同时,网易云音乐近期的新突破主要集中在K歌和音乐付费直播,偏向想让用户"唱"和"看"。

今年3月,网易云音乐推出了一款名为"音街"的K歌产品,正式入局K歌市场。目前,"音街"APP还处于公测阶段,除了常规K歌功能外,"音街"还有多维度K歌打分、心情日记等专属功能以及伴奏一键Remix等业内首创功能。从主产品到先后上线LOOK直播、音街,网易云音乐也完成了从听到看、唱的音乐生态布局。

另一边,网易云音乐延续了深耕原创音乐的思路,于4月27日宣布发起"点亮现场行动",首开音乐付费直播模式,全面开启LIVE现场音乐扶持。在疫情影响下,大量音乐人失去了最主要的演出收入,而平台此时入局,一方面是扶持原创音乐生态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激发乐迷加入到支持音乐人的行动中,进一步增强了音乐人与乐迷的粘性。

点亮现场行动·九连真人专场LIVE直播

可以看到,无论是加速版权布局、推出K歌产品和音乐直播付费,背后依托的都是网易云音乐的音乐社区优势,而从这些维度发力在线音乐,其布局逻辑也是围绕音乐消费需求,让用户在社区里听歌、唱歌、看直播、看演出、交朋友,沉淀音乐人和用户的社交关系,反过来也进一步增强平台的社区粘性,从内容(版权)和人(用户及音乐人)两个层面去激活存量、挖掘增量。

而扎根社区的战略选择,也将影响网易云音乐后续的商业化逻辑。网易CEO丁磊在财报会议中提到,网易云音乐的变现方式绝不会拘泥于付费会员、数字专辑、直播等模式。网易会创造出与众不同的商业模式。如何利用社区优势进一步拉高付费音乐、广告、直播等的营收天花板,甚至创造出更具潜力的商业模式,或许会是影响在线音乐走向的关键变量。

布局长音频,腾讯音乐娱乐继续迈向泛娱乐

战略层面,除了以收购瑞迪欧布局公播市场,腾讯音乐娱乐今年最大的动作无疑是长音频,偏向想让用户"听"。

去年12月,酷我音乐就发布了"百亿声机"全领域长音频募集计划,扶持长音频内容创作,算是给长期定位模糊的酷我找到了差异化。今年3月,腾讯音乐娱乐与阅文集团达成合作,获得把阅文平台文学作品制作为长音频的权利;4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正式发布长音频战略,并推出长音频新品牌"酷我畅听"。

之所以选择发力长音频,无疑与长音频在用户使用时长上的优势有关。《2020中国夜听经济发展分析》显示,2019年,移动音频行业用户夜间使用时长占全天使用时长46.3%,高于综合视频、短视频、移动音乐等行业,用户规模也达到2.17亿,全年夜听总时长达到109亿小时,同比增长95%。而腾讯音乐娱乐通过持续发力长音频,或许能开辟出在线音乐、社交娱乐之外的第三条增长线。

目前,全球最大流媒体平台Spotify也在2月提出了"音频优先"的战略,在过去18个月中,花在播客领域相关的收购上就近6亿美元;近期也开始测试其应用内视频播客功能。某种程度上,TME与Spotify在音频领域的布局其实有着同样的内在逻辑,即增加用户使用时长,控制内容成本,丰富变现渠道

不过我们也看到,目前长音频市场中,已经有荔枝、喜马拉雅、蜻蜓FM等在线音频头部平台。一方面,由于目标用户的高重合度,腾讯音乐娱乐与这几大成熟玩家的用户竞争不可避免。另一方面,从“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2019年Q4财报来看,付费转化率不足1%,比TME今年Q1中在线音乐付费的6.5%还低,要想把长音频蛋糕做大,还需要一段时间去教育市场。

在线音乐进入新阶段,行业差异化态势明显

根据IFPI近期发布《2019全球音乐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录制音乐市场达到202亿美元,其中流媒体为114亿美元,占总收入56.1%,流媒体已经是整个录制音乐市场的驱动力。

但这两年,我们注意到,流媒体的发展正在变道换挡。对比数据,2019年比2018年的流媒体收入增长了22亿美元,而2018年比2017年的流媒体收入增长了27亿美元。这意味着,2019年整体流媒体收入的增量比上一年减少了5亿美元,年度增长呈放缓趋势。结合国内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进程,用户见顶也使得在线音乐从增量红利时代进入存量红利时代,深耕用户黏性寻找下一个新的增长点成为国内外音乐平台的共同命题。

在线音乐依然有巨大的发展空间,而在当前这个背景下,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娱乐两大巨头一个选择布局K歌、探索音乐付费直播,一个选择发力长音频,其实也是根据自身资源、优势在当下做的差异化解决方案。

网易云音乐本质上走的还是社区路线,其核心是依托用户、音乐人和内容沉淀社交关系,增加平台粘性和品牌认同,并从中挖掘商业可能性。腾讯音乐娱乐的长音频战略,则是其音乐泛娱乐战略在当下的一步新棋,在不同内容形态的跨界整合中完成流量的收割和变现。

简单来说,就是网易云音乐可能更多围绕音乐和社区做文章,腾讯音乐娱乐更擅长的是泛娱乐玩法。而随着在音乐产业的深入发展,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娱乐的差异化态势也变得越来越明显,并以此构建更高的竞争壁垒。

某种程度上,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娱乐,其实已经是两个物种。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