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为什么韩国偶像容易得抑郁症?正文

为什么韩国偶像容易得抑郁症?

2020-09-26 相关聚合阅读:易得 韩国 抑郁症 偶像

原标题:为什么韩国偶像容易得抑郁症?

伴随着韩国女团成员崔雪莉于首尔京畿道家中自缢离世,长久以来与之随行的争议,也以抑郁症一说暂时沉寂。

崔雪莉生前,是韩国娱乐巨头SM公司推行的女团f(x)的成员。从11岁开始就进入SM公司成为练习生,可以说,在她短暂的一生当中,艺人身份是其最主要的身份。

雪莉离世后,其身前所不被人理解的一系列行为,也被解读为抑郁症时期的一种外化表现,例如:直播活烤鳗鱼高呼救命、晒肢体残缺的芭比娃娃、以及做被网友解读为有性暗示嫌疑的行为,很多人据此推断,她的离开,和抑郁症有很大的关系。

雪莉的离世让公众更加关注抑郁症和网络暴力对人的影响,事实上,韩国偶像艺人中有抑郁症的艺人并不少见。据不完整统计,近十年来,韩国娱乐圈自杀的艺人有30余人,其中大部分都被传出生前曾患有抑郁症。

而韩国娱乐圈是怎么成为抑郁症的高发地的呢?这要从其选秀制度说起。

漫漫无望练习期

了解韩娱圈的都知道,韩国发达的娱乐业,吸引了每年众多少男少女前赴后继进入韩国各大娱乐公司成为练习生,其中练习年限多则近十年,少则2/3年,而大部分练习生的练习时间都在5年或以上,当然最多的是出不了道的练习生。

这样残忍的事实在韩国的娱乐界并不算是什么大事。以韩国三大巨头举例,在人口只有1000万的首尔,“经纪巨头”S.M.旗下艺人包括EXO、 f(x)、少女时代、Super Junior、东方神起等;韩国最大的HIPHOP唱片公司YG旗下艺人包括BIGBANG、乐童音乐家等;JYP 旗下艺人包括Wonder Girls、2AM、2PM、MISS A、TWICE等。

为了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每年数以千计的青少年参加各大娱乐公司开设在全球各地的选秀,有调查显示,目前韩国经纪公司练习生现存人数为1500人左后,男女参半,但成为练习生并不就意味着能成为偶像,这里面又是沙里淘金的比例。

对于经纪公司而言,没有合约在身的练习生是随时可以被抛弃的东西。

为了出道,练习生们接受了经纪公司近乎魔鬼般的训练。在SM公司的魔鬼传说中,舞蹈老师为了衡量练习生用功与否,每天要求练习生训练完将衣服里的汗水拧在老师准备的小桶里,装满半桶即为过关。此外,还有各类体罚,用拖鞋扇耳光,下跪。为了保持体形的节食就更广为流传,类似抠吐,在垃圾桶边吃饭以减轻食欲等更是层出不穷。

目前在中日韩大火的选秀真人秀101,就是真实脱胎于韩国的选秀制度,为了出道,可以说是踩着其他练习生的“尸骨”往上走,他们的时间一分一毫也不敢浪费,他们的一分一毫也暴露在娱乐公司的监控摄像头下,同样是肆意飞扬的青春年华,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折磨,心理上的变化更难以发现。

凤毛麟角出道后

“出道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是很多偶像练习生出道之后的真实写照,原以为百里挑一,终于成为明星,生活可以轻松些?

太天真。在小小的首尔,数以百计的娱乐公司星罗棋布,每年推出的团体更是不胜枚举,不管是实力强劲的大公司还是层出不穷的小公司,想要推出自己的男团女团,并且在更新换代飞快的韩国娱乐圈有立锥之地,不仅需要面临激烈的竞争和推广上的勾心斗角,想要一直红下去更是要绞尽脑汁的利用各方力量。

在此前播出的韩国偶像团体综艺《MIX NINE》中,节目的开始便介绍,“在过去的十年间,韩国出道的偶像团体有436组,一年能留下一两个就已经很不错了。”

成为练习生中的凤毛麟角后,想红,又是一轮大浪淘沙。

和韩国金融界一样,娱乐界的垄断现象也是非常严重。SM、YG、JYP等几家大型的娱乐公司对韩国娱乐市场是近乎垄断的地位,一代二代三代偶像团体中,也几乎是每推必火,三家的偶像牢牢把握着头部的资源、优质的师资和先进的包装能力。

在《MIX NINE》节目中,一家位于江华岛的FM娱乐公司,对于节目组的到来非常感恩,因为他们的练习生,没有系统专业的训练,练习生即使有才华也会被埋没,另一家Choeun娱乐,在推出一队名为24K的男子团体后,出道5年毫无水花,因为从成员实力、公司包装、歌曲水平、舞蹈质量以及宣传企划上,每个环节都明显落后。

但在韩国的演艺风气下,成为明星是众多青少年的梦想,这场比高考不简单的独木桥,早早的成为少男少女们人生中304不锈钢管的第一道阴影。

危机四伏险中求

即使真的火了,平坦的道路就来了吗?还没有。

“红”的附加代价如期而至。为了让签约艺人“物尽其用”,经纪公司通常都会跟没有话语权的艺人们签订不平等条约,这种条约一般长期且不人道,比如,一签就长达十几年。其间艺人的生活、工作、隐私、风格、整容等全部听从经纪公司安排,不能谈恋爱,不能不服从通告安排,不能不服从公司给你安排的对外风格。

曾有一位韩国女团成员称,公司为了火,让她们走性感人设突出重围(实际上是打18禁擦边球),在看到拍摄服装和舞蹈动作都太为露骨之后,成员们表示拒绝。随后,公司采取迂回政策,称这套拍摄服装只是试装,后面的才会刊登,成员们相信了公司的安排后,公司将其中最为暴露的服装发布出来,而这支不服从公司安排的女团也不得不被打上了“色情女团”的标签。

在不平等条约下,偶像们成为公司赚钱的工具,如果不服从,会被雪藏。如果被雪藏,则会没有收入,生活陷入困顿。而因为生活困顿想和公司解约的话,不但会遭到公司全方位的打压,还会被索赔天价违约金,女星张紫妍就是因为无力赔偿巨额违约金,无法脱离原经纪公司,而被摆布,最终自杀。

除此之外,韩国纪录片《玩物》中有这样一组数据,韩国女艺人中45.3%曾称被要求陪酒,62.8%称被某阶层人士要求性招待。

据韩国KBS电视台等媒体报道,参与张紫妍陪睡的包括三星集团女婿、真露酒业会长、《朝鲜日报》社长弟弟、乐天集团董事长及儿子等。

张紫妍的案子揭开了韩国女星光鲜生活下的一角,而近十年来众多女星频频自杀的原因究竟为何?抑郁症在其中起了多大的作用?抑郁症又是如何导致?这些悲剧和经纪公司的关系有多大?恐怕真相的到来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